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商战 > 非常秘书

非常秘书 第432节

“打打感情牌总是会起到点作用的嘛。”吕小菡并没有觉得自己想歪了。

陆渐红摇了摇头,说:“商人总归是商人,感情是感情,事业是事业,美国人分得很清楚,不会混为一谈的,咱们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看样子,陆渐红还真考虑过这个方面,这家伙,阴险啊。

向高福海汇报了克劳斯蒂关于土地价格的问题,高福海沉着脸说:“这个美国佬,简直就是添乱,有这么杀价的吗?”

陆渐红不吭声,他既然要乾坤大挪移,那这个时候是不适合多话的,只能以不变应万变,看高福海的态度。

骂了一句,高福海略作思索,挥了挥手说:“你先出去吧。”

考虑良久,高福海还是没有打电话给周琦峰,因为这个时候打电话给周琦峰,所得到的答复肯定只有一个:“要你们去是干什么的?什么都请示我,那还不如我自己去跟她谈了。”

为了避免碰一鼻子灰,高福海决定还是等一等再说,克劳斯蒂虽然年轻,但一脸精干的神色,肯定不止这一个问题,不如把问题积累在一起,一次性汇报。

燕华市重阳区有一个梅花山,每年三月份,梅花开得火舞艳阳。陆渐红打算带克劳斯蒂到梅花山去看看。

克劳斯蒂是个混血儿,母亲是中国人,她的血液里流着一半中国人的血,对于这个第二故乡感到很亲切,也很新奇。听她的母亲说,中国是很美很富饶的地方,中国人很热情很好客,所以,克劳斯蒂对中国这个神秘的国度充满了向往,只是她很少能来中国,到目前为止,也只来过燕华两次,每次来的时候都是匆匆而过,除了谈合作上的事宜,并没有时间去游山玩水。

所以,她很乐意能有个帅小伙当她的导游,当她置身于美不胜收的梅花树丛中时,她便沉醉了,赞叹道:“VeryBeautiful!”

陆渐红来过一次梅花山,对于这种风景区,国人是见怪不怪的,在中国,像这种地方,多不胜数,所以并没有什么稀奇。克劳斯蒂却不同,她所接受的学习与教育,并不允许她有太多的时间却享受,其实这与西方的人生观有着很大的差距。很多美国人在工作的同时,享受着生活的乐趣。举个简单的例子,中国人一生辛劳,大多数人为的是自己的子女,自从有了孩子之后,一切都是围着孩子转,从后代上学、教育、生活乃至以后工作、结婚,都为之伤神操劳,可是西方人不同,孩子成年后,一切自立,除了必要的帮助以外,基本上是不去过多的干涉。再比如消费观,中国人是存钱养老,而美国人都是提前消费,有着很大差异,当然,这与中国的国情和几千年传承下来的传统是分不开的。

看着克劳斯蒂表现出来的率真的一面,陆渐红心头很有些感慨,有谁能想到,这个看上去开朗活泼的小女孩的手中居然掌握着高达几十亿的投资资金?

这是陆渐红第一次如此仔细地观察克劳斯蒂。同时,这也是陆渐红第一次和美国人打交道。由于有着投资项目这个顾忌,陆渐红不得不小心行事,做得好是应该的,如果做得不好,起了反作用那就不美了。

克劳斯蒂穿的是一件鹅黄色的风衣,身材高挑,欧美国家的大块头并没有在她的身上得到体现,或许遗传的是她母亲的基因,给人的感觉很纤细,在跑动的过程中,敞开的风衣飘起,在红艳似火的梅花中,宛如一个精灵。

克劳斯蒂的心情很好,工作与生活划着一条明确的界线,这是中国人能很难分割的,所以陆渐红很羡慕她的心态,但是这只能是羡慕,工作永远都如一块大石一般压在心头。

克劳斯蒂的精力很旺盛,丝毫不见有疲倦之色,晚上,硬是拉着陆渐红陪她逛一逛燕华的夜景。

私人时间,吕小菡是不便参与的,这让陆渐红与克劳斯蒂的交流有点对牛弹琴的感觉,不过,逛街的过程中,用的都是腿,嘴巴唯一的用途就是吃各式小吃,说话的作用完全被替代了。

在燕华的小吃一条街上,陆渐红和克劳斯蒂经过之处,都会惹来很高的回头率。陆渐红帅气高大,克劳斯蒂又是个混血美人,两人走在一起,受关注就正常不过了。

克劳斯蒂虽然听不懂别人在说什么,但是从他们的表情中可以看出对她和陆渐红在一起的羡慕和嫉妒。通过一天的接触,克劳斯蒂对陆渐红的印象很好,两人的关系从拘谨变得熟络,她也丝毫不掩饰自己对陆渐红的好感,总是喜欢拉着陆渐红的手。

陆渐红对克劳斯蒂的感觉也不错,但是西方人的直接和热情,是他所难以接受的,当然,这与中西方文化的差异有关。陆渐红感到不解的是,从克劳斯蒂与自己身体接触时,他并没有闻到像很多人说的那样,有着浓浓的汗味,反而有一种别的味道,那种可以勾起男人强烈欲望的味道。陆渐红不知道这是不是体香,但绝对不是哪一种香水能够起到这效果。如果这一切都是出乎于自然的话,那克劳斯蒂无疑是个男人杀手。

没法用语言交流,用得最多的便是笑容了。

眼看时间差不多了,将克劳斯蒂送到酒店的房间,陆渐红并没有进去,说了句:“GoodNight。”

这句英语他还是会的,克劳斯蒂笑着用生硬的中文说:“陆,我喜欢你。”

这一晚,陆渐红有点失眠,当然,并不是因为克劳斯蒂的那句话,他可不会自作多情地真认为她对自己有什么感觉。但这是一个好现象,得到克劳斯蒂的好感,相信对他们接下来的谈判会起到作用,哪怕只是一点点的推进,总比原地踏步要好。

第0535章你升旗了吗?

玩,只是一个手段,最终的目的是实现投资的成功,哪怕是促成土地价格上面的让步,那也是大功一件。

不过令陆渐红没想到的是,在第二天谈到这项工作的时候,克劳斯蒂摆出了一副公事公办的作风,这让陆渐红深深地体会到了一次生意场上的无情。

克劳斯蒂的意思很明确,土地价格上面的问题不解决,后续的问题没有探讨下去的必要,这个态度让高福海积累问题的计划宣告流产。

吕小菡忿忿地说:“美国鬼子真不讲情面。”

陆渐红也是颇为不快,有一腔情感付诸东流的感觉,不过这些都只能藏在心底,你总不能拍着桌子说:“妈的,我昨天陪了你一天,好歹你也有所退步吧。”这也太功利了。

“这事需要一个解决的方法。”陆渐红的心里响起了这个声音,可是在怎么解决上却是颇为费神。向高福海传递了克劳斯蒂的态度,高福海也挠起了头皮子。

高福海很想打电话给周琦峰,虽然明知从他那里不会得到什么明确的态度。想想也够恼火的,自己虽然倾向于龙翔天,但也没有明着与你周琦峰顶着干不是?几次常委会,他所表达的都是自己的真实意图,只是支持龙翔天要比周琦峰多那么两次而已,便被打上了龙翔天的烙印,成了周琦峰的对立面。想到这里,既然恶人已经做了,那就再做一次吧。你周琦峰不是到国外去抽身事外吗?那我就绕开你,直接请示龙翔天。

于是高福海打通了赵学鹏的电话,道:“老赵,是我啊。龙书记现在忙不忙?我有点工作方面的想向他汇报一下。”

这句话说得很有技巧。工作方面的事,潜在的意思就是以龙翔天马首是瞻,算是彻底倒向了龙翔天,这说明了他的态度。

龙翔天接到赵学鹏的转达,微微点了点头,看来高福海这张左右摇摆的常委票算是真正有着落了。

高福海汇报了克劳斯蒂提出的条件之后,隐隐表达了对周琦峰的点点微词,当然说得很隐晦,在龙翔天面前是不需要说太多的,这一点不满便已经完全能表明自己的立场了。

龙翔天老谋深算,这点意思哪能看不出来,微笑道:“高省长,工作嘛,总是有会遇到困难的,所以才让有经验有能力的同志上,这是对你的信任。工作上有怨言,态度可是不端正的啊。”

先扬后抑,龙翔天虽然是像在批评,但给人的感觉却是如沐春风。高福海就有种把他当作自己人的感受。

“龙书记,现在美方的态度很明确,不降低土地价格,就进入不了下一个阶段。”高福海求助于龙翔天。

这个态,龙翔天是不会表的,纵然他是省委书记。

于是,他沉吟了一下,说:“这个问题需要研究,这样吧,你们那边继续做工作,回头我跟周省长联系一下,抽时间开个常委会讨论一下。”

龙翔天也在踢皮球,毕竟这涉及到上亿的资金流向,任何个人都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没有接到高福海的通知,陆渐红知道,这事暂时还没个定夺。晚上,克劳斯蒂主动打电话给他,不过陆渐红并没有接,一来语言不通,二来陆渐红心里有怨气。中国是个很有礼仪的国度,讲究的是礼尚往来,投之以桃,报之以李。虽然陆渐红不指望陪克劳斯蒂玩一天,吃个饭逛个街,就能摘得胜利的果实,但至少克劳斯蒂也得意思一下,说话的态度也委婉一些,比如说再考虑考虑之类的,而不是一口咬死,三十八万的价格是美方的上限。这直接导致了谈判工作陷入了死胡同。

第二天,克劳斯蒂来到省政府,到办公厅问陆渐红的办公室在哪,乔卫刚的英语居然不错,让办公厅的白洁带着克劳斯蒂去了陆渐红的办公室。

首节上一节432/2939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官道奇才

下一篇:官程

推荐阅读